主页

趣罗斯:俄罗斯贵族们“法语”说得比俄语溜?

  列夫·托尔斯泰的巨作《战争与和平》被认为是最复杂的俄罗斯中小学生读物,原因不仅在于巨大的篇幅,更因开篇有大量法语对话。

  “宫廷女官安娜·帕夫洛夫娜组织的晚会上,圣彼得堡贵族之间大多用法语交流。”这不是作者虚构的情节,这是19世纪俄国上流社会的真实反映 – 法语是时尚,贵族们法语甚至说得比俄语好。

  法语竟能“征服”天生自带优越感的俄罗斯,成为非正式的贵族语言,怎么做到的?

  一切都得从彼得大帝的改革说起。从欧洲游历回国后,彼得大帝励志要把闭塞落后的俄罗斯改造成为先进文明的欧洲国家。为了实现这一宏图伟业,他一边组建军队,找机会“挑事儿”扩张领土,一边着手社会改革,用欧洲新思想打破陈腐落后的社会风俗:剪掉贵族们的胡子,革除传统的宽袖长袍,派考察团到西方学习…… 从这时起,俄国贵族开始在一些正式场合说法语。

  事实上,19世纪是法语风靡欧洲的年代。心理语言学家彼得洛夫评价说:“法语成为了第一种有统一规范的语言。”1635年,法国科学院成立后致力改革法语,建立了一套特定的语法规则,使之逐渐取代拉丁语成为了国际交流用语。

  法语在俄罗斯贵族阶层中的普及,也得益于法国大革命(1789-1799)。革命期间,大量法国贵族为逃离战乱涌向了俄罗斯,约15000人移民至俄罗斯。

  俄罗斯帝国政府积极接收了拥护君主主义者。有人得到重用,直接效命沙皇,其他多数则到贵族家庭当教师,教贵族小孩跳舞和击剑。

  早在托尔斯泰之前,评论家和作家就开始关注贵族们对法语的热烈追捧,为此还争论不休。支持派认为,法语的引入能丰富俄罗斯文学文化,使俄语变得更优雅高尚;反对派则认为,法语一无是处,只会导致本土语言的衰落。

  剧作家亚历山大·格里鲍耶陀夫在喜剧《聪明误》颇有讽刺意味地说道,那些追捧法语却说不利索的人,“操着一口混着下诺夫哥罗德口音的法语”。

  说不好也要说,因为法语是贵族的象征,能带来高人一等的优越感。就连现代俄语的创建人 -- 诗人普希金,也有90%致女性的信件是用法语写的。

  到了拿破仑战争时期,法国跟俄罗斯变成了死对头之后,流行于俄国上层社会的法语开始走向萧条。战争激发了贵族阶层的爱国情怀,他们开始改说母语(也是为了保命……)。诗人丹尼斯·达维多夫回忆说,有些农民(不懂法语,通常是文盲)因为俄语发音不准而被当做法国人遭到枪击。

  随着“法国热”逐渐降温,18世纪引入到俄语中的法国词语开始消失,最终保留了十多个词语(大部分是源自国外的新事物),如“海报афиша”、“刊物пресса”、“魅力шарм”、“骑士кавалер”等。到今天,大多数俄罗斯人也不知道这些词语源自法语。“需要的留下,多余的剔除”– 关于法语在俄国的兴衰,作家彼得·维尔如是说。